用户名:
密码:
还没账号?
用户名:
*
原始密码:
*
新密码:
* 长度至少6位
 |  登录
龙岩市社区大学

鳄鱼(Krokodil)

2016年11月01日    作者:网络     浏览量:586

——鳄鱼毒品一般指鳄鱼(毒品代号)

 

 

 

    如今国外有一种名为“鳄鱼”(Krokodil)的廉价毒品,因其会导致吸食者的皮肤变成绿色的鳞片状而得名;而且吸食者的肉体会很快腐烂,就像被鳄鱼咬过一样,最后只剩下骨头和一些肌肉组织。它极易上瘾,吸食者寿命最多有两至三年,但大多数人都是在一年内死亡。这听起来像是在电影里的情节,但在俄罗斯确实有这种可怕的东西存在。

    就跟吸毒者用可卡因药丸代替可卡因一样,“鳄鱼”则是另一种比较昂贵的毒品海洛因的替代品。“鳄鱼”中主要活性成分为二氢脱氧吗啡,1932年在实验室合成后迅速被用作吗啡的替代品。它的活性是吗啡的8-10倍,现在主要是欧洲的一些国家尤其是瑞士,将其用作临床镇痛药。可待因,一种常见且易得的镇痛药,只需要经过三步简单的化学反应就可以合成二氢脱氧吗啡。与注射海洛因每次需要150美元相比,“鳄鱼”则便宜得多,每次注射只需要6-8美元的成本。

    尽管“鳄鱼”与海洛因性状活性高度相似,但是持续时间却比海洛因短不少。一般来讲,海洛因注射一次可以持续4到8个小时,而“鳄鱼”只有一个半小时左右。通常来讲,如果利用这些易得的日常原料在厨房熬制一份“鳄鱼”大概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如此短的持续时间使得“鳄鱼”的上瘾者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中,一天24小时基本上在不断地在熬制与注射,这样才能维持药效,不犯毒瘾。任何人一旦上瘾后,由于大剂量的使用,身体组织就会慢慢由内而外开始腐烂,在两到三年内死亡,大部分人更会在首次注射后一年内毙命。

    “鳄鱼”在俄罗斯泛滥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国家的可待因是非处方药,任何人随便走进一家药店都可以买到,而可待因是合成“鳄鱼”的主要原料之一。一旦可待因被列为处方药就会从源头上大大减少“鳄鱼”的合成。但这项却似乎不那么容易实行,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即使可待因被列为处方药,那些瘾君子们依然可以通过其他的一些手段获得,但是我们却很难方便的得到这种常用的止痛药。

    当然缺乏完善的康复系统也是诱因之一。戒断症状一般会持续一个月,没有超强意志力的人是很难忍受这一月来种种痛不欲生的。而俄罗斯现有康复系统还不完善,并缺少政府的支持。

    自2002年起如瘟疫般在俄罗斯扩散。尽管当局强力禁止,根据《时代》杂志调查报告,从2002年出现到2013年,已有多达300万俄罗斯人使用“鳄鱼”。

    2011年,在德国也出现了几例注射“鳄鱼”的报道,尽管在那里可待因被列为了处方药。数十年来,美国,英国和瑞典一直将可待因列为处方药,但在加拿大,澳大利亚,以色列,法国和日本等等国家可待因药片却可以随随便便的买到。也许,我们很快也会在这些国家看到“鳄鱼”。

    2013年9月,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所控毒中心报告称,他们一周内发现2起吸毒者因吸食了自制的廉价“鳄鱼”后,发生皮肉由体内开始向外腐烂的恐怖案例,引起美国政府高度关注,正全力防堵其他“瘾君子”使用。控毒中心医疗主任弗兰克表示,“据我所知,这是美国报告的第一起案例。所以我们非常害怕,担心这种毒品会蔓延。”

    “鳄鱼”不仅制作相对容易,而且价格低廉,通常不到海洛因价格的二十分之一。纽约西奈山医疗中心皮肤整容术首席医生艾伦同样担忧这种毒品已经流入美国,“太可怕了!这些失去理性的人完全是在自我毁灭。”